你才怂你全家都怂

暂时失踪中

上瘾了哈哈哈哈哈
兴奋✔

既然我这么做了,那是不是应该来一发草西?
该软件叫肖像制作,嗯。
沈之亦太太今天还是没有写薰衣草✔

【德哈】首席男模[10]

真的越写越感觉我ooc了是怎么回事

ooc到想重写😂

[10]
         可能是哈利太紧张了。

        下车的时候,来了个平地摔。

        别以为是件小事昂,这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车外全是虎视眈眈的记者,对着车窗内看不清楚的队长使劲拍照,就等着拍到什么不得了的内幕呢。
9
        本来哈利是为了保护队长,自告奋勇,第一个下车的……这么一摔,摄影机什么的全都转向了他,人群立刻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讨论。

       德拉科绝望地闭了闭眼,下车扶起了哈利,并且在哈利耳边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哈利,真是好样的,你还真是给我们霍格沃茨争光。”

        给霍格沃茨争光的哈利不禁缩了缩脖子,在这样大规模的比赛前掉链子,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掉的链子,换成别的队员肯定会被德拉科的嘴炮骂的很惨。

        ……他觉得一会进了休息室他就会完蛋了。

       其余的队员也陆陆续续地下来了,面上带着得体的笑容,好像刚才那一摔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还是风度翩翩地对着镜头打招呼。

         德拉科走在最前面,时不时赏个眼神给摄像机,众人平均身高都比哈利要高,毕竟大了一岁,就把哈利牢牢挡住,不给摄像机一点可乘之机。

        校袍渐渐消失在记者的视野中。

         终于,到了。

         霍格沃茨队休息室内,哈利大气不敢出一下,乖巧地坐在沙发上,德拉科坐在他对面,脸色阴沉。

         寂静如鸡。

         潘西等人借口出去游玩了,原话是:来都来了怎么能不好好玩一下呢是吧,赛前放松,赛前放松……

        刚才摔的那一下还挺疼的,一直疼到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流血?真要流血那我怎么比赛啊?唉,为什么德拉科不说话?我真的不是故意摔的啊!

        表面jpg,内心gif,说的就是哈利了。

        “摔到哪了?”德拉科皱着眉,绷着唇,硬生生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嗯,膝盖。”哈利真是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了。

        “还疼不疼?”

        “有点。”

         队长估计是气得不轻。

        即使气的不轻,还是起身,再单膝蹲在哈利面前,伸手,轻轻地把哈利的裤腿卷到膝盖,眼前是一片红肿,擦破皮了,好在没有流血。

        “我去拿创口贴。”

        “好?其实我可以自己拿的队长!”

        “你给我坐好。”

        好吧。

        队长手拿创口贴,再次蹲了下来,哈利连忙拿过来,说道:“我自己来就好。”

        贴完,气氛还是很尬。

        该说点什么呢。

        哈利那双绿色的眼珠子左右转了转。他说道:“……其实,我这算不算增加了点热度?”

        对面的人盯了他几秒,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面部的线条也柔和下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还能没心没肺的在这里开玩笑。”

        “emmm我这样会影响到比赛吗?”哈利问道。

        “不会,会影响到舆论。”德拉科说,“你马上就要火了,#哈利波特 摔跤#会成为某博的热搜之一。”

        人生第一次上热搜是不是要庆祝一下?

        “哈,哈哈,是吗……”

        行吧。德拉科挑了挑眉,说道:“哈利,想出去玩吗?”

        “好啊✔去哪?”

        “去把浪子们抓回来。”

          震惊,霍格沃茨校队队长,超人气当红天才模特德拉科·马尔福竟然在休息室内露出了邪恶的蜜汁微笑:)

         远在小食街的校队浪子们突然觉得后背一阵迎风吹过,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德拉科的脸。

【德哈】首席男模[9]

☞狗血小甜文

☞清奇脑洞产物

☞复健😰

[9]
        今天,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地方,既没有旅游景点,也不是大国首都,迎来了一位大人物。

       这位大人物导致去往机场的人十分的多。

       而机场里更是人山人海。

       哈利被吓到了。这种……中国人春运的既视感,好强烈!他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种情况。

       可是队长和其他队员都好淡定的样子呢。

       对啊,反正这些人是冲着队长来的,我们顶多算个小虾米罢了。这么一想,哈利顿时轻松多了。

       ……轻松得太早了点!

       只有进入人群时,他才深刻体会到了这群人的疯狂。拔刀吧情敌们!我才是最成功的粉丝!哈!

        挡住几只努力往德拉科身上蹭的手,哈利不禁洋洋得意地笑了起来。

        这傻孩子在笑什么呢。

        队长深感疑惑。

        只见傻孩子笑嘻嘻地扭过头来:“队长!我来保护你!”

        谁要你保护啊!不应该是我保护你吗!角色反了啊混蛋!

        虽是这么说,但还是被那双绿眼睛里的光辉刺中了心脏,仿佛敌人放了个大招,然后他的血条瞬间为零。

        “嗯……”德拉科摸了摸鼻子,说到,“布雷斯,来接我们的车呢?”

        保镖再怎么厉害也挡不了全部粉丝,于是被迫充当保镖的布雷斯一边护住身旁的潘西,一边艰难地回应到:“就在那,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我们已经随着人群离那辆车越来越远了……”

       闻言,哈利和德拉科齐齐看向布雷斯所说的方向,那里的确有一辆保姆车,还印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标志。

        走走走!向着胜利,向着希望,向着新中国!呸,向着保姆车,前进!

        拨开嘈杂的人群,在这种时候哈利还不忘牵上男神的手,吃点豆腐,并以一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了安全着想。

       前进,被挤回去,再次前进,再次被挤回去。哈利炸了:“干脆别比赛算了,就在这待一辈子吧!”

       声音蛮大的,其中怒意,不言而喻。

       众粉丝这才注意到这名一直霸占着她们男神的格兰芬多,想来这个人就是男神的徒弟了。

       这人说起比赛,她们才想起,男神来这是要比赛的,一直被堵在这,还真的比不成了,到时候毁了男神一世英名[不]的,就是她们了。

       于是人群中的几名理智粉开始组织,不久就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道。

        就这样,因为哈利的一嗓子,霍格沃茨校队的成员们终于成功地上了车。

        鼓掌,撒花!

        潘西感慨地看着车窗外那些人头,说道:“自从德拉科出名之后,我们的每一次下飞机都是这样的……哈利,这回你可帮了大忙,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以身……”

        哈利被自己口水呛到了。

        “潘西姐,我劝你……咳咳……少看那些中国人的古风小说。”

        布雷斯早已对自己女朋友见怪不怪了。

        只是我们队长有些小情绪。

        以身相许?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这是求爱的意思吧。虽然这是玩笑吧,但还是很!不!爽!

        “队长?你怎么了?”哈利察觉到德拉科情绪不对,说道。

        看着那一头杂乱的黑发,德拉科决定扮演一个知心哥哥——来监视哈利身边有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女生!

       他调整了一下表情,说:“哈利,你快成年了吧,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队,队长!你ooc了!

        好恐怖。不过队长关心这个干嘛?

        “还……还没有。”

        嗯,那就好。“不能在就学期间谈恋爱,否则会影响成绩,潘西和布雷斯就是一对例子!”前一刻挂着假惺惺笑容的脸变回了正常脸。

        这才是我们队长嘛。

        哈利怀疑自己刚才恐怕是幻听加幻觉,谁都有可能知性地对他这么说,但就是队长不可能。除非队长是故意的。

        ……故意的吗?

        他好像真相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德哈】故人故事

☞无脑小甜饼,两个人腻腻歪歪谈恋爱,逻辑出门旅行不打算回来了

☞一发完,麻瓜校园,不知道英国高中究竟是什么样的就照着我们学校写了

☞ooc慎点

☞尝试第一人称

1
高三是一个繁忙的年级。

不仅是学业,还有恋爱。罗恩和赫敏两个人别扭了两年,终于在高三在一起了,我记得当时身边的人都陆陆续续地谈起了恋爱。

我当年是学生会会长,每次开学/散学典礼我都要向全校同学说一遍自己的名字,用把我自己都说吐了的台词,然后开始一段又长又臭的演讲。

他在我们学校还算有名,emmm应该是校霸兼职校草这种人物吧。

女生说他是校草,男生说他是校霸。

我跟他在高三前并不认识,只是偶尔从纪律部长赫敏的抱怨中听到他的名字——逃课,斗殴,总不穿校服,他的英雄事迹简直数不胜数。

我喜欢上他,就是在高三的开学典礼。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从自己的位置上走出来,大摇大摆地提前离场。

赫敏和我不得不上前拦住他。

“做什么?”他的眉毛微微皱起,带着些许威胁。

“同学,如果没什么事,你不可以提前退场,请回到位置上。”我看着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我一时没能分辨出那到底是灰色还是蓝色,但这种颜色真的非常合我口味。

他没理我,重重地撞了一下我的肩膀,自顾自地离开了。

这将会长的威严至于何地!

抬脚就想去追,赫敏拉住了我:“别管他,这个德拉科·马尔福,我以前跟你讲过,烦得很,完全不讲道理。”

这件事就不再有后续。

那天晚上,我照例练习画画,我妈是画家,她希望我也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画家。

心血来潮突然想画星空,于是调好色就急急忙忙地拿着画笔开工,只是还没等颜料碰上画纸,我的手又缩回来了。

不如画一个灰蓝色的夜空吧?就像他的眼睛那样的。

2
从那以后,我就像着了魔一样,总惦记着那个可恶的不良分子,对灰蓝色的物品一度非常感兴趣。

我们的第二次……交锋是在期中考之后的某一个中午。

食堂如往常一样拥挤吵闹,我不由自主地在人山人海中寻找那抹耀眼的金色,那并不难,因为他不爱穿校服,于是在干净规整的校服里就显得特别显眼。

墨绿色的衣服的确很配他,牛仔裤也是。那家伙腿贼长,整个就一腿精我跟你讲。

扎眼的是,跟在他身边有说有笑的那个女生,黑色短发,涂着艳绿色的指甲油。目测卸妆之后还没赫敏好看。

我恶意地揣测着,反正那女生,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隔着大半个食堂看他们面对面落座,我那时候年轻嘛,总喜欢意气用事……好吧,就是吃醋了,于是我走了过去。

罗恩和赫敏面面相觑,也跟了过来。

“同学,”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双手环在胸前,“我想,你的衣服有些不合群。”

他挑了挑眉——这动作真的,太他妈的好看了——然后说:“哪里?”

“校服!”漫不经心的样子真是令人火大,我双手拍了下桌面,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引得全食堂的目光都投向了这边,“你必须穿校服!”

“你凭什么管我。”

“就凭我有个头衔叫学生会会长!”

“哦——”他装模作样地哦了一声,把尾音延长成奇怪的音调,“不就是哈利·破特嘛。”

“……哈利·波特。”

“对啊,哈利·破特。”

“不是破特是波特!我求你别把p的音发那么用力!”

“又怎样啊,我喜欢。”

“你不能喜欢!把你的臭习惯给我改掉。”

“切。我就是喜欢破特我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啊真是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也说得出口,太丢人了!当时在食堂里诶……总之就是我们吵个架吵着吵着就歪了楼,我和他的关系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在后几个月里,我们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了,本来是形同陌路的两个人,却因为一次荒唐的吵架而碰撞在一起。

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清楚的意识到我喜欢上德拉科了。如果他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我又为什么在遇见他之后会不知所措只能用敌人的姿态来迎接?

3
后来我发现我的画笔越来越不受我控制,无论画什么都是灰蓝,灰蓝,灰蓝。大海,船帆,天空,偶尔还会出现几片金黄。

还有钢笔也是,你可以看到我高三时候各大科目的书上有密密麻麻,各种字体的“Draco”。

我对他的感情也开始膨胀,闷在胸膛里很不好受。

然后我选择了一种老掉牙的告白方式——写了一封情书。

简易形态的。

意料之外的是,我把情书托赫敏悄咪咪塞到他抽屉里的同一天,他的情书也不约而同的送过来了。当然不是他自己送的,是潘西看到后偷过来帮他送给我的——她怕德拉科太怂不敢告白。

总而言之,我们在一起了,然后经历了四年的异地恋,毕业后结了婚,这个故事就算完了。

如你所见,我是个画家,他……他是马尔福家家主,那钱嘛,就不是个事。

其实我和他能毫无顾忌地在一起还要多亏我们的校长和副校长,阿布思·邓布利多和盖勒特·格林德沃,他们为我们开了个好头。

【德哈】首席男模[8]

被冷死

但是奶糖都更了我怎么可以继续懒下去对吧

[8]

        特训开始了。

        作为一个格兰芬多,在这几天特训里哈利很自然的像以前一样被其他队员嫌弃了。

        “哈利波特你竟然连续三天没洗头!头发还那么乱!”来自某个斯莱特林队员撕心裂肺的斥责。

        “波特你为什么起那么晚!”来自某个拉文克劳队员痛心疾首的斥责。

        “哈利啊你为什么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啊!午餐怎么只吃方便面对身体不好啊!晚餐不能吃那么多对身体不好啊!”来自某个赫奇帕奇队员老母亲般的斥责。

        好喽好喽就你们讲究。

        哈利与德拉科同居这么多年早就被叨叨了好久,哪里会听他们的,每天照旧吃饭睡觉训练,一点没变。

        反正他皮嘛。

        啪!

        坐在桌子前啃方便面的哈利面前多了两碗看起来很好吃的面。“把你那碗破面给我扔了。”

        “嘿嘿……队长。”哈利迅速地把才吃了几口的面推到一边,“这面……是给我吃的?”

        眼前人高昂着下巴,似乎是很不爽:“训练强度这么大,你的午餐却这么简陋。”接着,两手一撑,皱着眉将脸凑到哈利面前,“依我看,你这智商跟猪也没什么两样啊。”

        妈耶男神你离这么近我快要把持不住了……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呀。

        “啊……那那那我就吃这个。”男神端的面他肯定要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利悄咪咪瞟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德拉科,扒拉着碗里的面。
        
         咦男神这是要和我一起吃?妈耶全食堂我最幸福什么的……看看你们这些愚蠢的单身狗都没有男神陪着~

        “你看。”潘西推了推她旁边的秋·张,“那两个狗男男又腻歪在一起了。”

        秋·张闻言,望向潘西指的方向。果然,在她的斜后方,一黑一金面对面坐着,若仔细看还能看见哈利止不住的傻笑。

        她回头:“不在一起可惜了。”

        “连特训都撒狗粮,太不要脸了。”潘西深以为然的点头,“不瞒你说,我以前也有一段时间瞎了眼喜欢上我们队长,结果现在却即将被一个格兰芬多给拐走。我竟然还不如一个格兰芬多!”

        “你可拉倒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希望他们在一起。”

        不久,特训结束,德拉科一行人踏上了前往赛场的路程。其实那地方也不算太远,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坐高铁吧太久了,坐飞机吧又绰绰有余。

         经过协商【其实就是哈利说他要坐飞机而德拉科想都不想就同意了】,他们还是选择坐飞机。

        “诶队长,听说这次比赛有很多学院参加,你说我们能不能得冠啊?”

        “有我在还怕什么。”

        “诶队长,比赛的时候我和你是一起走嘛?”

        “训练的时候不是都说好了吗,我们压轴。”

        “我要是跟不上你的脚步怎么办队长?”

        “你特训都白训了?”

        “队长……”

        “我想睡会,哈利。”给队员特训了几天,筋疲力尽的德拉科无奈地闭上眼睛,轻声说到。

        轻得宛如情人间浪漫的耳语,是一种特别温柔的语气。

        “好……”

         好,好好听啊!男神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听!真是太犯规了啊啊啊!

        啊搞得我像个追星的小女孩子一样……我本来就是追星……不对我不是女孩子……

        咦!

        男……男神靠我肩上来了!!!哈利全身瞬间僵直,纠结地看向肩上那颗闪闪发亮的脑袋——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叫醒男神,二和男神一起睡。

        开玩笑当然是二怎么可能选一!

       

【德哈德】biu~biubiu

本来想写德哈结果写成了哈德

一发完

短小+ooc

以下正文

————
1.
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之间又多了个斗争的方式。

全霍格沃茨都知道。

是德拉科先起的头。在某节魔药课上,他单手比枪(一种麻瓜制造的武器),对着救世主的心脏:“biu~biubiu~”然后便很幼稚地像一年级的小孩一样笑了起来。

其实哈利一开始是不屑于参加这种游戏的,可是德拉科每在biu完之后就笑得贼欠揍,他真的很想直接甩个神锋无影过去,但那样他就要接受来自斯内普的怒火,格兰芬多就只能和学院杯say goodbye了。所以,他唯一的反击方式就是biu回去。

而且biu之后德拉科气急败坏的样子还挺能缓解(来自魔药课论文的)压力的。

于是,狮蛇两院的领头人,就这样开始了无敌幼稚的一场比赛,韦斯莱家的双胞胎称:biubiu大战。(笑)

几乎每天,早餐之后都是一个biu破特的极好时机,因为无论在这个时间点被biu多少次,破特他都会在这时候松懈。

潘西和布雷斯只想骂人。谁来告诉他们,这个神经兮兮躲在他们身后,然后冲向前面并肩行走的黄金铁三角,对着中间那个黑发男孩使劲biubiubiu的宛如巨怪的人是谁?

“啊我太阳!马尔福你给我等着!”哈利气得浑身发抖,手指直直指向高兴得开屏(雾)的德拉科。

罗恩看傻子一样看着哈利,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好兄弟的智商竟然瞬间拉低了这么多,并且劝到:“好了好了哈利,不就是个游戏嘛。”还是个极其幼稚的游戏。

“连罗恩都这么说哈利你还不打算醒悟嘛。”赫敏认同得点点头。

谁知救世主根本没听进去,看着白孔雀得意洋洋离开的背影,他咬牙到:“不!这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游戏!这是堵上我哈利·波特的尊严和德拉科的尊严的一场神圣的战役!”

完了,彻底没救了。

在变形课下课之后,堵上了尊严的救世主蹑手蹑脚的走向德拉科身后,单手比枪。

“biu~biubiu!”

听到熟悉的声音的德拉科身子一僵,连忙转过身来,正看到一脸“胜利的微笑”的破特。

“该死的破特!”

啊,可把我们马少爷气坏了。

哈利昂起头,对着生气的孔雀说到:“我这叫以biu还biu,以报你早上的一biu之仇!你是biu不过我的,认命吧马尔福!”

接着便拉上罗恩赫敏走向了魔法史课的教室。

金发少年死死拧着眉头,不肯认输般说着:“切,我才不会输给傻宝宝破特。”布雷斯嘴角抽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把鄙夷的眼光收了起来:“不就是一个游戏……”

“不!布雷斯你要明白,这是赌上我德拉科·马尔福的尊严和傻宝宝破特的尊严的一场神圣的战争!”

潘西简直不能想象自己以前竟然喜欢着这样一个智商攀比巨怪的男生。太可怕了。

2.
在这一个月内,霍格沃茨全体师生都收到了接连不断的biubiu声的打扰,噢,不止biubiu声,还有救世主被biu之后的“太阳”以及白孔雀被biu之后的“傻宝宝破特or该死的破特or破特臭大粪”。

魔药课课堂通常是白孔雀撒野的地方,仗着教授护短,都不用怕被破特biu了呢!

特里劳妮教授还预言过谁会赢。

“当然是可爱的救世主,哈利·波特。”

德拉科不信邪,一天之内biu了破特好几次,老高兴老高兴地去向特里劳妮教授汇报,可惜一句话都还没说完就被救世主扯着领子拽出了教授的视线。

然后进行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

不要想歪,只是教训了一通,后果就是少爷被拽掉了几根头发和被打肿了半边脸。

“嘤嘤嘤破特打我(还毁我发际线),我要告诉我爸爸。”早餐时,德拉科可怜兮兮地向潘西诉苦,“这是惨无人道的校园暴力!我还要向魔法部申诉!”

你可得了吧,要不是你自己作死你能成这样?

心里这么想,面上也只能好言好语地劝这个智商下线的孔雀冷静并假装理智地出谋划策:“别这样德拉科,emmmm你想个办法让救世主不讨厌你,他不就不会打你了嘛。”

“对哦!潘西你真是聪明!但是我该怎么让他不讨厌我呢!”

这货已经没救了。潘西彻底放飞自我,脑洞瞎jb乱开:“你向他告白让他喜欢你嘛。”

3.
“破特~”

“滚!”

从上星期起,目睹了身为救世主宿敌的德拉科向救世主告白的同学们已经对此类秀恩爱视若无睹,甚至还有些津津乐道。

例如以潘西赫敏为首的“Drarry”cp党大军(多为女性),她们讨论的话题多为“救世主今天答应告白了吗”“德哈今天在一起了吗”“德哈再次官方发糖”。

以及以邓布利多校长为首的“年轻真好”教授组合,主要任务是相互传递德哈两人每天在各种课上的互动。

“破特~”

“……干嘛。”

“当我女朋友嘛~”

“谁要当你女盆友!”

“那男朋友。”

“……好。”

普天同庆。

【德哈】长发王子[2]

哇好久没写这个了

迷之结尾,我也不知道我要写什么

大概下一章就结局了……吧

[2]

天边渐渐泛起红晕,静谧的森林偶尔传来几声雄壮(并不)的怒吼。

“汤姆·马尔福!你找死!”

“嘶——该死的长发妖怪你……冷静点…我又不是故意踩到你的头发的……”德拉科本想很有气势地指责这长发妖怪的粗鲁,但一看到那在朝阳下发亮的平底锅立刻就怂了,委屈巴巴地说到。

丹尼尔扬了扬手中的锅:“你有本事再给我叫一声长发妖怪?信不信我把你打得跟它一模一样!”

本来他计划出来一晚上就回去,但是这个马尔福却像个没出过家门的小少爷一样,带着他东拐西拐,都两天了他们还没走出森林。

完了,等回去里德尔肯定要生气。

他这么想着,用力推了前面慢悠悠走路的汤姆一把,说到:“走!再踩到我头发就削了你。”

就这样,两个对森林都一无所知的人歪打正着找到了去向王国的路。

一路上,从人迹罕至变得人声鼎沸,看向丹尼尔的长发的目光也越来越多。

“哈,看本少爷多聪明,要不是我,某人恐怕现在还在那森林里像愚蠢的无头苍蝇一样转悠呢。”汤姆鼻子都要翘上天了,丝毫没有意识到几分钟之前急得红了眼眶的人是谁。

丹尼尔忽然觉得自己找这么一个人带路就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头皮突然一阵刺痛,这熟悉的感觉,又是那个混蛋踩到了他头发!

“汤姆·马……!”

德拉科连忙捂住丹尼尔的嘴,小声说到:“别叫我马尔福……叫汤姆就好。”

这人干嘛啊,神神叨叨地……

攥紧了手中的平底锅,抬手就挥过去。“啊!长发妖怪你发什么神经!”

又是一记致命之平底锅。

“……你等着,等本少爷回去就告诉我爸!”

话音刚落,他们就看到前方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的中年人缓缓走了过来,停在他们面前:“德拉科·马尔福。”

前一秒还飞扬跋扈的汤姆立马就安静下来了,就好像是一直以来的习惯,手背在身后,身板挺得笔直,即使身上那套衣服已经脏得不成样子,也依旧让人觉得,从这一刻开始,他是如此尊贵。

“父亲。”

这把丹尼尔对汤姆的了解完全颠覆了。

好像不能再叫汤姆了……对,是德拉科吧。

中年人先是做了一个自我介绍。他说他叫卢修斯·马尔福,是德拉科的父亲。

接着,就马上有一堆人从各个地方跑过来,强制性地将他们带回了马尔福庄园。

丹尼尔想,这个地方一定是,非常重视纪律的。无论是自从见到父亲就规规矩矩的德拉科,还是看到卢修斯就站在一旁恭敬地等他们离开的仆人们,都完美的向他诠释了这一点。

他跟在父子俩身后,到了一个房间——啊,他想这一定就是书房了。

丹尼尔没有进去。他觉得自己不是很喜欢这里,正如他不是很喜欢卢修斯一样。

站在门外,不断有仆人来问他要不要坐下休息,那种毕恭毕敬的态度让他有些不适应,再说他也没有那么娇弱,就拒绝了。

“德拉科,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你教父的唯一一个学生,国王的病只能由你来救。”

国王的病?

“我做不到……父亲,你明白的,我做不到。”

“你必须去。”

“如果我失败了,我会死的,父亲。”

“除非你能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法。况且,你知道不是成功或失败的问题,我们要用你的牺牲换来马尔福家族的胜利,德拉科,这是你的荣誉。”

“……”

“明天早上准时到城堡。”

不容置疑的命令,明明没有情绪,却叫他如此难过。原来德拉科一直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吗

古典的门把手向下转动了一下,金发少年从屋里走出来,有点惊讶自己看到了丹尼尔。

“你……都听到了?”

“是啊,明天说不准就是你的祭日了汤……呃,我是说,德拉科……”丹尼尔勾勾嘴角,调侃到。

淡金色的睫毛仿佛不堪重负般扇动了几下,德拉科踢开脚边丹尼尔的长发,说到:“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他似乎在向丹尼尔解释。

不满地把被踢开的金发拢到身后,挥起平底锅,作势要打下去,顿了顿,又放了下来,那双绿眸使劲地给德拉科来了一记眼刀,丹尼尔说到:“你好像误会了我的意思德拉科。我没说明天一定是你的祭日,我有办法帮你。”

“嘁,您难不成还是什么隐居的强大巫师?挥挥魔杖就把国王的病治好了?你见过国王?知道他得的什么病?如果我没猜错,您怕是国王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吧。”

“……德拉科我看你就是欠揍!有本事别跑!”这句话说晚了,那个身影早就溜向似乎没有尽头的长廊。

或轻或重的脚步声回荡在长廊里,阳光通过五彩的玻璃窗透进来,变了颜色。

整整五十英尺的金发随着它主人的奔跑飘扬着,差点打到路过的仆人身上,一前一后的两个少年笑闹着,忽然停了下来,都正好站在那阳光照射处。

不约而同地撑着膝盖喘了一会气,接着,抬头,对视,只见对面那人身披阳光,脸上带着未散去的笑容,指尖似乎还有阳光残留,就好像刚施完魔法的巫师。

“德拉科。”

“嗯?”

“你这样真像一个魔法师。”

“你也一样。”

百粉点梗

emmmm……

就是一个点梗

百粉的

高端的(并不)那种

然后只写德哈

再然后虽然速度应该会很慢但是绝对会写的(吧),放心吧!

好的没毛病了,撤撤撤

(哇人生第一回点梗你们确定一个评论也没有吗???)

【德哈】首席男模[7]

啊感觉越来越朝着ooc的歪路走了

尝试改回来

[7]

        离训练只有两天了。

        “哈利小宝贝儿~明天一起去泡酒吧呗~”潘西坐在斯莱特林休息室华丽的沙发上,涂着指甲油,说完话之后还小心地吹了吹。

        布雷斯坐在旁边,揽着潘西的肩膀,原本专心致志玩手机的他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看了一眼对自己的手指异常满意的潘西:“德拉科知道了,我可不会帮你。”

        哈利……小宝贝?真是够了……

        “能不能好好叫!还有哦,我不会去酒吧的。”

        就在昨天,哈利被恼羞成怒的德拉科勒令不许出校门一步,说实话他很佩服潘西还有胆子说出这种话,真是罕见的勇敢的斯莱特林。

        他现在之所以在这里就是因为格兰芬多们集体出去观摩比赛了,而他因为德拉科的命令,不能去。呐呐,这就是吃男神豆腐太过分的后果。

        “哎呦,别这么听德拉科的话,你看我们队里这么多人,就你对他,忠心耿耿。”潘西拍开布雷斯的手,站起来优雅地伸了个懒腰,“你该不是喜欢他吧。”

         一句简单的玩笑话。

        却把哈利和刚进来出现在门口的德拉科都惊动了。

        “瞎说!”一脸紧张的哈利从椅子上站起来,紧紧攥着拳头。那像是一种心虚,一种藏得严严实实的,自以为安全的小心思被揭露的心虚。

        事实上,不是‘像’,那就是,除了救世主自己,谁也不知道此刻他心里有多慌。

        反观德拉科,就镇定多了,那不然怎么能叫斯莱特林。“潘西,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他淡淡地开口,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布雷斯只当这是哈利太纯情,潘西作为一个多年的…咳咳…就是腐女吗,你们懂得……立刻就get到了某些东西。

        当然,也只限脑补,毕竟生活中能让人遇上这种事情的几率真的是少到不能再少,久而久之就没有任何期待了。

        格兰芬多晚上八点左右就回来了,哈利跟罗恩发了下牢骚,和赫敏交换了个眼神,就急匆匆地跑回德拉科身边了。

        不眠之夜。

        天上偶尔飞过几只猫头鹰,由于他的床摆在窗边,哈利一直愣愣地盯着天上,很容易就看见了。

        他甚至还在默默地数有多少只。

        哈利开始回忆今天发生的一些事,特别是潘西那句话。
      
        [你该不是喜欢他吧。]

        有那么明显吗……要是被男神看出来了……那我真是,怎么活啊……

        要是赫敏知道哈利的想法,估计会给他气疯,你说吧,她整天就盼着这俩在一起,而其中一个人——哈利竟然还使劲想着怎么瞒着另一个人。

        不管怎么样,今晚哈利是睡不了一个好觉了。

        房间另一边的床上躺着他男神,德拉科·马尔福。哈利不知道的是,德拉科也没有睡着。

        他脑内一直回响着潘西的那句话。其实,要是,哈利真的喜欢他……

        想到这里,心底竟悄咪咪地泛出一丝丝甜蜜来,这种奇异的感觉令他非常不可置信,又那么理所当然,可是哈利后来的反驳又给这甜蜜添了几分酸涩。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真的喜欢他呢,明明一直以来都没有喜欢的女生啊,为什么不能喜欢他?

        随即,斯莱特林的铂金少爷德拉科就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不傻,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所以,是暗恋啊。

        换成两年前的他,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竟然会有暗恋这种下三滥/幼稚/可笑的情感。

        但是如果是现在,暗恋对象是哈利,好像也没什么不对。